bob投注

心痛伤者香港伤残老人冀年轻人“梦醒”

by wtfmetro.com -

中新社香港1月10日电 题:心痛伤者 香港伤残老人冀年轻人“梦醒”

“被淋泼汽油烧伤的男人要做手术换皮,还有人被淋了硫酸,有警察被割颈,心很痛,有时甚至难以忍受这样的痛苦。”香港修例风波持续超过半年,近日接受中新社记者访问的69岁香港老人余添湘,在谈及部分示威者的暴力行为对市民造成的伤害时,数度哽咽。

佩雷拉和恩巴洛都曾任几内亚比绍总理。本月27日,在第二轮投票竞选造势活动结束后,两人均表示将接受投票结果。

回忆曾经的警察生涯,余添湘认为,现时市民享有的自由比港英政府时期更多。他犹记得当时有一条罪名叫“深宵游荡”,只要夜间部分时段被发现在街上游荡,又无法给出合理解释,便可由警方拘捕,但现时那条罪名已不复存在。

王学圻觉得那段话剧团经历锻炼了他,起码是老前辈们觉得自己“可就”,才会愿意说出这么多事儿。“现在回过头看,咱们演员必要经过这一步。什么叫饰演的角色?什么叫完成这个角色?怎么才能演这个角色?是一步一步的细致学习,没这个锻炼,也不会现在认识到剧本、角色”。

在《大明风华》里饰演胡善祥的演员邓家佳说,这个剧本多吸引人呢?直到今天所有人不仅熟记自己的台词,还能背别人的台词,比如王学圻的一句词“时光如落花流水,岁月如骏马加鞭”,邓家佳到现在都记得。

受暴力冲击的影响,香港经济也面临下行压力。半年来,余添湘目睹了不少商铺、酒楼结业,让本就在劳工市场中处于劣势的伤残人士处境愈发艰难,没有生意、没有工作,不少人靠积蓄生活,身边甚至有伤残朋友陷入焦虑、病情加重,这一切都令他心情伤感而沉重。

在一段杀青花絮视频中,王学圻称自己是第一次演皇帝,每次都被大家跪拜,真心很感谢。随后,退一步,直接在台子上跪下来,向全体剧组人员磕头行大礼。全场掌声雷动。

“我是在部队长大的,在部队的团里边培养、磨练出来的。”提及在话剧团的岁月,王学圻露出很温柔的目光。“你演完戏下来以后,很多老前辈会给你说戏,他们有时候说得对,有时候他俩正好矛盾,但是怕得罪他们(只能听)”。

原本王学圻一直很排斥古装戏,推掉了很多邀约。“我总觉得古装戏爱拿腔作调的,现代孩子穿古代衣裳摇来晃去的,那个年代的戏离自己太远,产生不了共鸣”。

片场总是热闹的。饰演朱瞻基的朱亚文,会喊饰演朱棣的王学圻“爷爷”,如今生活中见着面也会这么称呼,“很难从本子里走出来”。年过七旬的王学圻,一天背下4页多的台词,这让朱亚文佩服不已;王学圻和俞灏明合作另一部戏时,俞爸爸探班,俞灏明这样介绍王学圻:“爸,这是我爹。”

生于1946年的王学圻,成长在市政府机关大院里,14岁入伍,后考入空政话剧团,上世纪80年代才开始涉足影视圈。话剧是王学圻的老本行,亦是他不愿割舍的人生组成部分,近几年他还是会经常回归话剧舞台。

“《黄土地》里我是‘第一镜头’,陈凯歌说明天第一个拍,我说‘行,没问题’。夜里两点钟去看服装准备怎么样,看完服装睡觉3点钟了。5点钟起床,5点半出发,走到一个公路边,天还没亮,他们就指着山川——‘上去’。我背着包就开始跑,望山跑死马啊,跑半天还没到山脚,累得呼啦喘。”

而到这个时代,物质和技术不再是影响电影行业发展的障碍,缺的是好剧本,好演员。笑言经历了“好几个时代表演体系、形式”的王学圻,对当前行业最深的感触是:一个作品在于好看、好玩,能感动人,“没有情感的戏份没有灵魂”。

面对一些质疑警方使用过度武力的声音,他反问道:“如果警方使用过度武力,警察就不会受伤了,但我们数一数,现在有多少警察受伤?”根据香港警方12月公布的数据,共有483名警务人员受伤,受伤原因包括刀伤、酸蚀、骨折及烧伤等。

但是看到《大明风华》的剧本,王学圻来了兴趣。“剧本写得让你觉得父亲和儿子真是这样,但你更会了解皇家的孩子这么难当!他们家没有拿鞭子打这一说,不行就是斩”。

作为伤残义工团体的一员,余添湘现时也是民间组织“同心护港”的骨干成员,他参与了近百场爱国爱港活动,清理路障、参与集会,希望发出正能量的声音,令年轻人觉醒。他说,过往香港曾是亚洲四小龙之一,“超越星洲,媲美西欧”,希望年轻人们“梦醒”,爱国爱港爱社会,也希望香港早日恢复秩序,重上正轨。(完)

王学圻回忆,当时没有对讲机,负责摄影的张艺谋“往上往左就拿手比划”。王学圻当时穿着军装,爬山的时候全身大汗。“最后站那了,风一吹头晕恶心,我就想我再也不拍大电影,受不了,这是什么玩意,还不如演舞台戏,下次不拍了”。

事实上,对于现时的余添湘而言,警队生涯已成为过往。那场意外之后,拐杖成了他的终生伴侣,但风波中示威者阻塞道路、瘫痪交通的行为,为他这样不利于行的伤残人士,带来了极大不便。他苦笑着说,曾被迫从美孚步行3个小时至旺角,途中只有身体的疼痛与心灵的疲累。

“我觉得他们对艺术真的很尊重。他们哥几个第一次合作,经过千难万险终于开机,很珍惜,也很激动。陈凯歌那时和每个人握手,包括场工,谢谢人家。我们拍戏时的艰苦现在的人真的想象不到。”王学圻对自己说——“还得拍电影”。

可是等到拍完下山的时候,王学圻远远看见陈凯歌跟每个人握手,张艺谋低着脑袋站着,这一瞬间打动他了。

“我是舞台剧演员,很注意台词,这个剧本台词好得让你舍不得删一个字儿。”这是王学圻喜欢的剧本,虽然在写古代的事,但把情感写得足够真实,让当代人亦能理解。“爱就是爱,恨就是恨,遗憾就是遗憾,这个戏写得很生动”。

余添湘感慨,警方的执法也较过往更加“温柔”、克制,反而是部分暴力示威者辱警、伤警的情况不断出现,“扔汽油弹烧到我同事,用硫酸射到我同事,衣服都能穿透,更别说皮肤了,还有被割颈的警察!”他伤心愤慨地表示,此种情形以前在香港从未见过,相信世界各地也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。

当年虽来不及对歹徒作出回击反应,但余添湘表示,在电光火石之间的危急关头,警察应该如何反应,警队一直有着清晰的指引。“那一秒钟要考虑的事情很多,但首先我们顾及的不是自己,而是现场市民的安危。”他说。

几内亚比绍位于非洲西部,人口约190万。总统经选民投票直选产生,任期5年,可连任一届。

把青春年华都搁在话剧舞台上的王学圻,从没想过自己未来能拍电影。王学圻初涉足影坛,是1984年出演陈凯歌的《黄土地》。他坦言,那时候不知道票房,不知道何为好电影。

《梅兰芳》中的十三燕、《十月围城》里的李玉堂、《赵氏孤儿》中的屠岸贾……戏路宽,演绎准确,“演什么像什么”,是观众对老戏骨王学圻的印象。

《黄土地》是王学圻从影生涯的开端,彼时的画面还历历在目,他能清晰记得“电影新人”经历的心潮起伏。

曾经也是一名香港警察的余添湘,自港英政府时期起于警队服务,超过20年,但一场突如其来的意外让他的人生轨迹突变——在一次执行任务的过程中,他被歹徒抢警枪袭击,致颈部神经受损、肢体残疾。

有过类似的经历和切身的体会,余添湘再去看警务人员在西湾河被抢警枪后被迫开枪的事件,带着一份更为专业的眼光。他说,从慢镜头可以看到,被警察开枪击中的示威者曾冲向警方,试图拨开警察的手去抢枪,在那种情况下警察选择开枪,是正确的反应。

那个年代电影人的艰苦是什么?王学圻回忆,片中所有的路都是他们亲自踩出来的。“陕北土是很软的,面似的,拿草能戳进去半尺。就这么软的土,我的布袜子磨穿了三四双,想象不到走多少路,黄土地的路全是我们踩出来”。

几内亚比绍24日举行总统选举投票,共有12名候选人参与角逐。计票结果显示,佩雷拉和恩巴洛分别以40.13%和27.65%的得票率位列第一和第二。现任总统若泽·马里奥·瓦斯位列第四。根据该国选举法,由于此轮投票中没有候选人得票率超过半数,居前两位的佩雷拉和恩巴洛进入第二轮投票。

Previous Article

Next Article

About The Author

wtfmetro.com

Related Posts

No image

瓜帅我不是世界最佳主帅不给我曼城我赢不了球

No image

超五成受访者称身边有消防通道被占现象

No image

CDPR推出《赛博朋克2077》XB1X主机帮派风格满满